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为民服务 >> 掘港古镇调查

掘港古镇调查

2011-05-20 14:41:34 来源:江苏省如东县掘港镇社区教育中心 浏览:19287

掘港古镇调查

 

序言

掘港镇隶属于江苏省 南通市 如东县,位于如东东部,滨临黄海,

掘港镇区域地图
为县城所在地,是如东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掘港镇交通便利,向南驱车1小时可达南通港,向西南距南通兴东机场仅35公里,向西距 新长铁路40公里,向东距洋口港区15公里,三条省道贯穿全境,如泰运河经镇内向东流入大海,江海河相通,内外运结合,内河、公路与全国交通网络紧紧相连,掘港成陆于春秋,初建于唐,发展于宋,繁荣于明清,绵延至今。 据官方资料显示,该镇总面积239.14平方公里,实有耕地面积1.14万公顷辖行政村32个,居委会16个,村民小组1038个,总户数7.56万户,总人口19.99万人,其中非农业人口7.43万人。
1掘港历史
    1.1历史沿革
春秋时期的扶海洲东端即为现在的掘港。扶海洲于东晋时与大陆相连接。唐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全国分为十道,掘港地属淮南道广陵郡,为淮南煎盐场亭。迄今发现最早的文字记载为唐开成三年(公元838年)日本国僧人圆仁所著《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一书。书中有“掘港庭(亭)沿海村”、“村内有国清寺”、“闻道扬州掘港难过”等记述。至五代时掘港已成为著名的盐场。宋代建掘港场,逐步形成集市。明清以来,客籍商人纷至沓来,经商开店,市场繁荣。清代,掘港成为盐、棉、米、茧“四白”集散中心,一度有“小扬州”之美誉。现为如东县城,是如东县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2.2掘港之名
掘港地名来历自古说法不一。一说古代掘港虽地处南黄海海滨,但附近却缺少入海港口,人称“缺港”,而“缺”字为世人所忌讳,于是用同音字“掘”来代替,故名掘港;一说唐大历年间(公元766年至799年)淮南黜陟使李承建捍海堰以挡潮水。虽然“秦徒绝地脉,公能捍海波”(明万历进士冒伯麟语),但由于天降大雨,内河水涨,不得排泄,时时酿成水灾。遂掘开捍海堰放水,潮来时则再堵上,循环往复。由此掘港之名得以传开。两说均有其充分理由,究竟如何,有待进一步考证。
  总之,掘港之名,由来已久,于今至少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其间虽有唐代的掘港亭,宋、元、明、清的掘港场,民国年间的掘港市、掘港区,解放后的掘港镇人民公社和现在的掘港镇之设置,但掘港一词却千年以来始终没有改变过。
2 城市形成
 2.1城市空间格局 
春秋时期的扶海洲东端即为现在的掘港。扶海洲于东晋时与大陆相连接。唐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全国分为十道,掘港地属淮南道广陵郡,为淮南煎盐场亭。迄今发现最早的文字记载为唐开成三年(公元838年)日本国僧人圆仁所著《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一书。书中有“掘港庭(亭)沿海村”、“村内有国清寺”、“闻道扬州掘港难过”等记述。至五代时掘港已成为著名的盐场。宋代建掘港场,逐步形成集市。明清以来,客籍商人纷至沓来,经商开店,市场繁荣。清代,掘港成为盐、棉、米、茧“四白”集散中心,一度有“小扬州”之美誉。现为如东县城,是如东县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掘港历史悠久,据《如皋县志》记:在唐元和年间(806—815年)掘港已建国清寺。唐文宗开成三年(838年)日本和尚园仁随遣唐使来中国,途径掘港,在该处住宿十五天,总之唐代该处已有人类活动。掘港是一座千年盐镇.五代时,掘港已是著名盐场了。在宋代与拼茶、马塘、石港、吕四等处为淮南十大盐场。古代盐业是国家重要税源,两淮盐场有征国税2/3之说,因此同其他盐场一样,掘港场受到政府的重视,并在长期生产实践中形成街市。镇商店林立,街市繁荣,众多寺庙香火不绝,俨然成一滨海大镇.明清时更有“小扬州”之称。管劲臣先生在《南通历史札记》一书中对掘港作了充分的描述:掘港有盐关。在原当铺巷丽侧,有东当、西当,后来还有小押当。驻掘港的官府,武官有游击、都司、千总、把总、外委,文官有场大使,是盐官、县主簿,是知县的佐式官。掘港桥粱众多。有名的九桥,指烟墩桥、鲍家桥、教场桥、弹琴桥、油坊桥、蒋家桥、天后宫桥等桥,联运盐河。运盐河外,范公堤屏障海水。堤外海浪却步,堤上树木葱茏,成为海滨胜景。海边多风暴灾害,在科技较落后的古代,劳动人民无力抗拒自然界的破坏力,就把希望寄托于神灵,庙宇成了他们最佳的活动场所。这就使掘港有了门类齐全、大小不年(1794年)吴永瑞、l汪席儒等安徽商人集资修筑,共长6华里(3000m)。石板呈条形,每块长约五尺、宽约一尺,条条横铺密比延长外,左右再竖铺分夹,因石铺路面有八尺多宽,两边又有侧砖成人行道.使街上能够两乘官轿对蕊通过。为防滑动,后来在每一石面上,还雕凿花纹图案 石板街有正街(又称北街),东自龙王庙,西至场署后延长一的庙宇,计有数十座之多,较大者有城隍庙、关帝庙、龙王庙、都天庙、大王庙、地藏庙、火星庙、大圣庙及晏会庙、东岳庙等。也有妇女出家,因此掘港有了准提庵、心地庵、烈女庵、只树庵、南庵等庵堂。庙中有神台,也即戏台.每当祭日,出会演戏,很为热闹.丰富了镇民的文化生活。掘港的地域文化中,最为珍贵的是盐镇街市,其内容之丰富,可认为是一座盐业博物馆。它由数条石板街和沿街市房、街后居住区组成,石板街为清乾隆五十九至西方寺,延长的一段,亦有人名日“西街”。而东自烟墩桥、西至地藏殿的一段叫“岸街”,也称“南街”。在中心区还有连接南北两街的竖街 另外还有一条北起北街关帝庙,南至城隍庙东的竖街,称关帝庙巷,另一段在关帝庙西侧正街北,北行到蒋家桥,其南口偏西,因其无名.习惯上也称为关帝庙巷。这两条南北巷中均铺条石。如皋县志》记载:掘港石板街有3条:正街、岸街、竖街。正街又叫北街,岸街又称南街。正街东起龙王桥,西至旧盐关。岸街东起烟墩场,西至地藏桥,竖街北端在上真观前与正街相接,南行过云浦桥与南街相连,南北街似两条巨龙伸展蜿蜒,头为龙王桥与烟墩桥,尾为关西五里墩与范公堤上的烧香炉。花岗石石板则是龙的胸甲和鳞片,清时街旁60多条碎石铺成的小巷是龙脚,居高望之,显得大气而厚重。全镇除3条石板街外,还有蒋家桥巷、武庙巷、城隍庙巷及大王庙巷的路面亦由石板铺就。石街一律用长条花岗石平铺,每块长3尺3寸,宽1尺,厚5寸,左右各以长短不一宽为1尺的石板竖铺分夹。整个石铺路面宽近两米,两边用侧砖铺的人行道亦有两米,旧时能供两乘官轿相向而过。累计铺面石板,平铺长宽一致的计8735块,竖铺分夹的计7490块。面对这16225块石板铺就的平坦整齐的长街,谁不说这是一个奇迹!这是清代年间最富盛名最为富庶的掘港中心地区了。石板街旁有古色古香的中国式建筑的街区,明清时有坊,称锦绣坊、永安坊、太平坊等。民国时已无此建置。淮南地区(今江苏中部)从东台、海安、掘港、吕四、如皋,以南通为中心有一批自成特色的建筑,它们有平直的井字型的街道,天井式的庭院结构。为防风,住房屋脊较矮,屋面坡度较大,有院墙。它实际上由北方四合院演变而来,宅院大门向南,结构严整,一宅三进或二进,分敝厅、穿堂、正屋等,左右对称,有官府特色,和古代的盐署相像。住房上雕有反映民间思想爱好与要求的吉祥装饰图案等。这是一种既不同于北方四合院,叉不同于苏州江南水乡的另一种地域特色的建筑。据作者调查,掘港镇的优秀建筑如原掘港场公署(后来的束公馆)与南通城内的顾、冯等大姓的住宅,在建筑格局和规模上完全一样。而镇上的其他建筑因财力不如州城南通,规模销小,建筑不那么厚重,但风格相同。  
因为网上关于掘港城市历史方面的资料极少,我从 等前文中说的龙王桥烟墩场非常有限的资料在google中得出了三条古街的大致位置。并根据前文记载的6华里,四百丈等数据画出大致走向和距离。(古志中的地名面目已经全部改变,无从查起,虽有后来者沿用前面的名字,但是未留下图片等资料,因不是掘港本地人,所以无从下手)
形成此图,肯定不准确,但是大致关系应该是这样。
由此推断这是掘港中心区的论据有5:
1.        在百科问答中,基本上石板街在掘港的地位非常之高,几乎每篇文章中都有所提及,五代时,掘港已经是著名的盐场了。在宋代,是国家的重要税源。镇上商店林立,街市繁荣,众多寺庙香火不绝,俨然成一滨海大镇,明清时更有“小扬州”之称。石板街即是佐证。
2.        掘港的地域文化中,最为珍贵的是盐镇街市。它由数条石板街和沿街市房、街后居住区组成。
3.        石板街为清朝时盐商修建,由于独特的商业性质和为盐商本身谋求利益,推断其应在人口密集处。
4.        石板街在当时建设非常奢华,有非常结构鲜明,具有地域特色的建筑,证明其所在地市政建设非常发达。
5.        与著名的海安石板街相对比,我是海安本地人从长辈们的描述及县志中石板街确是当时文化经济技术的中心,由此推断它成为掘港中心的可能。
6.        反观现代,三条石板街已大部分拆除,取而代之的是新兴的掘港市中心,是首府所在地,科局皆聚集于此,在现代也是经济经融中心。

    栟茶运河、如泰运河相拥的古镇空间形态,和一般滨水城镇平行于河道轴向生长,老镇区形成了独特的城河相拥的丁字形城镇格局。在掘港建镇五代早期在东门以东和西门以西分布着不少的民居、庙宇和商铺,到了清中期由于盐业的发展城镇亟待扩大,街道和建筑开始向南延伸,清朝中期古镇进一步发展,吴永瑞、汪席儒等纠合徽西各商捐购石板,在自盐关以东铺街道四百丈。嘉庆二十年(1815),汪桐等各商自西圈门巷口至三元殿止,铺石板街道一百七十四丈四寸。二十一年(1816),续铺严家巷口到龙王桥止,一百六十六丈二尺二寸。二十三年(1818),续铺南街严家巷口至烟墩桥止,九十七丈四尺五寸。二十四年(1819),续铺涵洞口至地藏桥止,九十八丈五尺。共计前后修整石路九百三十六丈二尺三寸。古镇因陆地变迁,也有产盐变为港口业,南部靠近运河,也有如泰运河贯穿其中,古镇在此基础上发展,以新翻旧,南部码头密布生意兴隆。至此港城概貌最终形成。正街东起龙王桥,西至旧盐关。岸街东起烟墩场,西至地藏桥,竖街北端在上真观前与正街相接,南行过云浦桥与南街相连,南北街似两条巨龙伸展蜿蜒,头为龙王桥与烟墩桥,尾为关西五里墩与范公堤上的烧香炉。花岗石石板则是龙的胸甲和鳞片,清时街旁60多条碎石铺成的小巷是龙脚,居高望之,显得大气而厚重。以高速公路、铁路为主,以县城、洋口港为枢纽,形成由海启高速公路、海安-洋口-海门铁路、锡通高速公路构成的“两横一纵”骨架交通网络,作为如东
对外区域性交通联系的主要通道与洋口港主要疏港通道。南通的交通是水陆并举,陆路交通也占一定的比例,陆路交通促使古镇沿着一条穿镇而过的交通,形成一字型的街巷空间,水路的发展和防御的需要,促使城镇成团块状发展,形成了纵贯南北的商业街。掘港的街巷空间格局基本稳定,形成一北街和老街为主以南街为辅的工字型的街巷空间。水路交通促进了南部的进一步发展。北侧的道路地位日渐衰落,形成了老街将古镇分成东西两大块的局面。掘港的道路布局也彻底废弃的丁字街布局形成了南北大街和老街组成的工字型主干道。把古镇分成三个大区域,每个区域内又以街巷纵横交错组成交通网
   古镇现存北侧的东西街呈狭长封闭的线形空间,为掘港古镇的发源,该段基本为直线街道,南黄海的美丽富饶,石街人的古道热肠,极大地吸引了外地客商。近处苏、扬,远地徽、晋,客商们钟情于这一大片未开垦的处女地,致力于开发这充满希望的盐商各业。这里盐业大兴,商贾云集,楼堂高耸,市井繁荣,掘港因此而被誉为小扬州。盐行、花行、鱼行、粮行、绸布庄、茶烟店等沿街而立,争相兴隆。酒楼菜馆应运而生,海味面点、风味小吃,因时制宜,口味独特。逢年过节,大兴庙会灯会,十里长街,流光溢彩。早坐茶馆,晚泡澡堂,老街人的习俗中也自有一种忙碌的闲适。古镇老街,历来是志士名人的青睐之地。墨客骚人,多会于此,诗酒唱酬,雅韵十足;老街曾是千里疆场、兵家必争之地,从早年的的抗倭御侮,到近代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老街一度金戈铁马,将士云集。陈毅、陶勇、张震东、梁灵光等名将曾在这里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老街又是经济发展,革固鼎新的见证人,清末状元张謇曾于此设署处理垦殖事务,当地围海造田,兴办实业当由此始。

2.2城市空间形态的发展方向
区域经济的发展、城市化进程的加速使得很多城市面临着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和城市开发建设之间的矛盾。旧有的城市结构和规模无法适应经济发展带来的人口增长和城市发展需求。很多城市的历史文化遗产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如何科学处理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和城市开发建设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大的课题。也是我们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必需解决的问题。
  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价值主要在于:一是它见证了一个地区历史发展的过程,是研究城市历史的重要依据。二是历史文化遗产本身凝聚了古代先贤的创造智慧,其留下的建筑、文物等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和文化价值。三是历史文化遗产往往隐含着鲜明的时代特征,是一个时代最先进技术和先进文化的集中体现,具有科学研究价值。其四更重要的是历史文化遗产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可推动一个城市旅游业的发展,提升城市的文化内涵和知名度。可以发掘出城市新的经济增长点。
  经济高度发达的欧洲,许多地区仍保留有中世纪的古建筑群。中国的周庄、同里也是非常显著的例子。
  由此可见,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开发的矛盾并非不和调和。但令人遗憾的是掘港现今的历史文化遗存生态并不尽如人意。一个城市的文脉往往是它的灵魂,代表着这个城市的性格和有别于其他城市的形象。
  如今掘港正在倾力打造以“深水大港”、“绿色能源”、“特色旅游”为主体的如东“三大名片”。新一轮的城市经济腾飞即将开始,旅游业也即将成为城市经济新的发掘点。保护和发掘古镇以建筑文物、语言、饮食文化、民间工艺、礼仪习俗等诸多文化元素为代表的历史文化遗存有着很高的人文价值和商业价值,可为提升家乡人文内涵,塑造旅游品牌形象提供历史和现实素材。
2.3掘港的桥
谈到掘港的桥,不能不说掘港河道交通方面的状况。据说60年前的掘港犹如周庄,水网密布,小桥流水,素有“九桥十庙”的说法,而现在随着县城环境大变样,桥的面貌正在不断的进行着翻新变化。这从一个侧面说明掘港发展变化之大。
3 古镇建筑特色
   建筑风格上,掘港的建筑既有徽派建筑以牌坊、祠堂为代表的淡雅、细腻,又有吴地建筑的精细与灵秀,还有苏州古园林式的小巧柔和、曲致清幽。同时还有结合了本地气候地理因素而建成的具有地方特色的盐署风格建筑。
4 古镇典型建筑
    4.1 石板街
     4.1.1 石板街的历史与现状
200多年前,历史定格在南黄海之滨的掘港-----这里动地惊天,开始了本地旷古未有的铺设石板街的建筑宏举。串场河上运载石料的木舟桅樯林立,街道东西飞扬的沙土中号子震天,于是这历经多年的浩大工程被载入史册:乾隆五十九年(1974),吴永瑞、汪席儒等纠合徽西各商捐购石板,自盐关以东铺街道四百丈。嘉庆二十年(1815),汪桐等各商自西圈门巷口至三元殿止,铺石板街道一百七十四丈四寸。二十一年(1816),续铺严家巷口到龙王桥止,一百六十六丈二尺二寸。二十三年(1818),续铺南街严家巷口至烟墩桥止,九十七丈四尺五寸。二十四年(1819),续铺涵洞口至地藏桥止,九十八丈五尺。共计前后修整石路九百三十六丈二尺三寸。
  《如皋县志》记载:掘港石板街有3条:正街、岸街、竖街。正街又叫北街,岸街又称南街。正街东起龙王桥,西至旧盐关。岸街东起烟墩场,西至地藏桥,竖街北端在上真观前与正街相接,南行过云浦桥与南街相连,南北街似两条巨龙伸展蜿蜒,头为龙王桥与烟墩桥,尾为关西五里墩与范公堤上的烧香炉。花岗石石板则是龙的胸甲和鳞片,清时街旁60多条碎石铺成的小巷是龙脚,居高望之,显得大气而厚重。全镇除3条石板街外,还有蒋家桥巷、武庙巷、城隍庙巷及大王庙巷的路面亦由石板铺就。石街一律用长条花岗石平铺,每块长3尺3寸,宽1尺,厚5寸,左右各以长短不一宽为1尺的石板竖铺分夹。整个石铺路面宽近两米,两边用侧砖铺的人行道亦有两米,旧时能供两乘官轿相向而过。累计铺面石板,平铺长宽一致的计8735块,竖铺分夹的计7490块。面对这16225块石板铺就的平坦整齐的长街,谁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更值得一提的是石板表面所镌刻的花纹图案古钱、瓦、鹿、蝙蝠等,既美化了街道,寄寓了美好的祝愿,更起了一个防滑作用,且图案线条简洁、朴实,饶有古风。古老的串场河由西南向东北从镇中穿过,河上跨桥如虹,水清似镜,倒影入画,与两旁迤逦东西的石板街互为映衬。即使号称淮左名都的扬州石街,与此比起来,也远弗如甚!
石板街布局雄奇,用料考究。主干道系用一万六千多条青条石铺成,每块条石长1.3米,宽0.3米,重约100公斤。青石上还雕刻有鱼纹条线、铜钱、蝙蝠、梅花鹿等图案。街道宽3米,两顶官轿可相向而行。街道两侧为青砖小瓦木板门店房,500余家大小商号排列其间。
  除主街道之外,另筑有70多条碎石小巷分布两侧。由此而形成了以老街建筑群为主体的东西2.5公里、南北0.75公里的掘港城区。(史料数据摘自《掘港镇志》)
  200多年间,掘港老街饱经风霜。历次战争更令老街受尽创伤,街道满目疮痍,许多建筑房屋被毁。但直到公元2000年之前,掘港老街的整体结构依然得以留存。
  老街记录了古镇昨日的历史,是古镇一部活的政治、经济、人文发展史书。世事变迁、朝代更迭、社会发展,古镇无不一一入目。从这里更走出了无数的仁人志士、商贾才俊,社会贤达,清末状元张謇曾于此设署处理垦殖事务。至今我们仍可从一些史籍留存的老照片上追思老街历经历史风雨洗刷遗留下来的发展踪迹。
  老街不但具有十分宝贵的历史价值,更是古镇千年盐商文明传播、绵延的载体,具备十分独特的人文价值。历史上,掘港是一座移民城市。因其是海中沙洲日渐抬升与大陆相连而形成的土地,早期的住民大都由淮北、吴地、越地以及鲁地的百姓迁来。随着掘港盐业的兴盛,成为千年的经济支柱,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外来移民,明初大批苏州一带居民来此落户。此后扬州、镇江、南京、徽州、山西等地客商纷至沓来。太平天国年间,各地许多人家为避战乱举家迁来,其中亦不乏豪门富户。
  各地移民的不断迁入,也随之带来先进的生产技术、经营理念和各具特色的地域文化,彼此交相汇聚融合,形成了以盐商文明为主体的古镇独特的海域民风。
  表现在老街的建筑风格上,既有徽派建筑以牌坊、祠堂为代表的淡雅、细腻,又有吴地建筑的精细与灵秀,还有苏州古园林式的小巧柔和、曲致清幽。同时还有结合了本地气候地理因素而建成的具有地方特色的盐署风格建筑。
  表现在古镇的饮食文化上,山西、镇江的酿造技术被古镇兼收并蓄,并开发出享誉四海的“三伏虾油”等风味产品。古镇的饮食传承中,淮扬菜系的影响最为深远,徽州、苏州等地的饮食风格也并不鲜见。掘港本地的厨师精于揣摩继承,并不断推陈出新,结合本地特有的丰富海产资源和地方习俗,经过数百年的打磨,终于形成了自成一体的如东海鲜菜系。
  表现在古镇的人文特性上,南北相聚、东西交流。各种地域文化在这里碰撞交汇,盐商文化是其显著代表。历史上这里文人汇集,风雅之风盛行,曾是中日文化交流的桥头堡。古镇还是历朝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历代名将都在这里留下他们征战的踪迹。
   南黄海的美丽富饶,石街人的古道热肠,极大地吸引了外地客商。近处苏、扬,远地徽、晋,客商们钟情于这一大片未开垦的处女地,致力于开发这充满希望的盐商各业。这里盐业大兴,商贾云集,楼堂高耸,市井繁荣,掘港因此而被誉为小扬州。盐行、花行、鱼行、粮行、绸布庄、茶烟店等沿街而立,争相兴隆。酒楼菜馆应运而生,海味面点、风味小吃,因时制宜,口味独特。逢年过节,大兴庙会灯会,十里长街,流光溢彩。早坐茶馆,晚泡澡堂,老街人的习俗中也自有一种忙碌的闲适。古镇老街,历来是志士名人的青睐之地。墨客骚人,多会于此,诗酒唱酬,雅韵十足;老街曾是千里疆场、兵家必争之地,从早年的的抗倭御侮,到近代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老街一度金戈铁马,将士云集。陈毅、陶勇、张震东、梁灵光等名将曾在这里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老街又是经济发展,革固鼎新的见证人,清末状元张謇曾于此设署处理垦殖事务,当地围海造田,兴办实业当由此始。
  花开花落,月圆月缺,历史的风风雨雨打造了老街的辉煌,也造就了一批批革命志士、专家学者和社会闻人。如今随着社会发展,世事变迁,古老的石板街已所剩无多,仅在东街残留小段。然而在这古老的石街上成长起来的人,无论两院院士、戎马将军、体育健将、商界巨子,还是世居老街的普通百姓,他们的心,他们的魂,都牢牢系在石街这条根上。信步石街,回首往事,旧日老街景象历历在目,思古之幽情油然而生200年前的这16225块花岗石板以及石上镌刻的图饰都会给他们带来历史的缅怀、情操的陶冶与精神的升华。甘心凭瘦骨,横卧似街石。碾压见殷红,溅扬染春色。赤子之心,坦荡之怀,正是石街人的精魂。
4.1.2古街未来
掘港老街这一延续了古镇千年文化传承的标志性建筑群,如今正面临着是否保留与被彻底拆除的两难局面。
  古老、坚硬的石板路依然是那么熟悉,两侧的青砖墨瓦已失去了光泽,白色的墙壁上留着斑驳的印痕。熙攘、喧闹的店铺静悄悄地消逝,曾经的大门堂、牌楼等特色建筑再难觅踪影。
  人民巷、国庆巷、混堂巷、蒋家桥巷、郡庙巷、三弯巷、武庙巷、严家巷、杨家塞巷、牌楼巷、典当横巷等许多已经消失在推土机的隆隆声响之下。
如今这座延续了两代人,跨越了近半个世纪方才筑就的古老建筑群已几近全然解体,其承载的绵长历史气韵和古老文化遗风是否也将随之烟消云散呢?细细想来,实在令人不胜叹息。
4.2国清寺
4.2.1历史沿革
据史料记载,如东的佛教源于东汉。掘港国清寺与全国佛教八小名山之一的浙江天台山的国清寺同宗同法系,均属于天台宗。浙江的国清寺为隋开皇十八年(公元598年)由佛教天台宗开山祖师智yi(亦名智者)所建,智yi法系的第十祖、天台山修禅寺座主行满大师在唐元和年间(公元806——820年)来到如东历时十四年按照天台山国清寺的建筑风格创建了掘港国清寺。
  唐开成三年(公元838年)七月,日本天台宗高僧圆仁大师(注:日本最澄法师弟子,最澄法师曾入唐师从行满大师,后回国创建日本天台宗)随日本第十三次遣唐使藤原常嗣来到中国,求法巡礼,途经掘港,拜谒国清寺,瞻礼道场,参拜祖师,在寺中住歇半月有余。回国后,著《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书中多处提及掘港国清寺,由此可见其与日本天台宗的交往源远流长。
  掘港国清寺在五代、宋、元年间,屡遭兵燹之损,直至明万历九年(公元1581年),僧绍yin、可良募化重建,并立碑为记。后经清、民国两代多次重修增建,古寺已具规模,庄严雄伟,结构精致,别具一格。1960年7月,掘港国清寺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可好景不长,1968年底,大雄宝殿和天王殿在“文化大革命”中被全部拆除(注:藏经楼已在解放战争中被拆除),就这样,千年古刹荡然无存。
九十年代初,适逢盛世,掘港国清寺异地重建,由已故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亲题寺名。经过十余载辛勤耕耘,如今的国清寺再现昔日光辉。
4.2.2建筑构造
从面向223省道的牌坊进去北转就看到迎面一座照壁,上书“南无观世音菩萨”。从边门进去后就是天王殿,一尊大肚弥勒佛迎面而坐,笑迎天下宾客。弥勒佛背面向北而立的是韦驮菩萨,扬眉执杵,气势逼人。大殿两侧是高大威武的四大天王。
  出了天王殿后门,大雄宝殿便映入眼帘,这是一座单层重檐歇山建筑,顶盖黄色琉璃瓦,飞檐翘角,装饰典雅。登上9级台阶,进入殿内,中央有三尊大佛,庄严慈祥,眉如新月,正中是释迦牟尼佛,东边是东方净琉璃世界药师佛,西边是西天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即佛教所说的“三方佛”。两侧沿墙分列十八罗汉塑像,神态各异,栩栩如生。在东边过道里,还站有大家非常熟悉的济公活佛,传说济公本是罗汉转世,因为去罗汉堂报到晚了,辈分不高,只好站在过道里。大殿背后是五十三参海岛立体群雕塑像,整座塑像以童子拜观音为主体,讲的是善财童子在修成正果过程中参拜53位名师的故事。
  大雄宝殿的北面是藏经楼,为二层歇山建筑,底层大殿供奉的是一尊由缅甸国观音寺赠送给掘港国清寺的千手观音玉佛,佛像高3.8米,近4吨重,系整体汉白玉雕塑而成,这种造型的观音法像在我国各大寺院中均为罕见。楼上藏有日籍华人杨鸿飞教授赠送的《大藏经》等。
  掘港国清寺除了三进主殿外,还有释迦殿、四大名山殿、千佛殿、准提殿、大圣殿、东岳殿、龙王殿诸配殿以及钟鼓楼、碑亭、天香炉等建筑,整座庙宇布局严谨,宏制巧构。
4.2.2地方人文
   现在每逢观音三大香会期(即二月十九观音圣诞日、六月十九观音成道日、九月十九观音出家日),寺中信众云集,香火隆盛,热闹非凡,俗称“观音会”。
  掘港国清寺历经千年风雨,几经兴衰,如今国运昌盛,古寺重光,香火日益旺盛,亦不仅作为三宝弟子活动之场所,也为如东又添一新兴景观!

5 古镇人文
5. 1“扶海洲”
江苏省如东县县城掘港有一条美丽的仿古街,街名扶海洲.扶海洲本是如东大地最早的称谓,始见于《后汉书.郡国志》。扶海洲原是南黄海与长江交汇形成的一块沙洲,好像是大海与长江搀扶出的一个孩子,故此得名。它形成于二三千年前的西周,唐朝时才和大陆相联。《崇川竹枝词》中有首专写扶海洲的词:“淮南江北海西头,中有一泓扶海洲。扶海洲边是侬住,越讴不善善吴讴。”这首竹枝词的前两句准确地写出了扶海洲的地理位置:“淮南”是淮河之南,“江北”是长江之北,“海西头”就是黄海的西岸.这“扶海洲”正是我们如东。所以史志里说,如东古称“扶海洲。”词的三四句说,住在扶海洲的人都“善吴讴”。“讴”是唱歌。“善吴讴”就是爱唱会唱吴歌。唱吴地一带的民歌,为什么住在江北的如东人当时喜欢唱吴歌呢?原来,如东古属吴地,但如东人大多是移民,土生土长的很少。移民中又以同属吴地的江南人为多。千百年后,许多如东人已不再会说江南话了,但悠扬,轻快的江南吴歌仍然可从今日如东民歌中寻觅到它的袅袅余韵。
    5.2“如东”
传说八仙过海前,遇雾怪漫天吐雾,用尽法力,也不能冲破重重雾网。只得停在扶海洲东海边。何仙姑问路遇见渔郎,渔郎告诉仙姑:“蓬莱此去三千里,子夜雾怪瞌睡升明月。” 原来雾虫每到半夜时分,打瞌睡半个时辰。八仙半夜突袭,拔剑刺死雾虫,为民除害。仙姑见渔郎聪慧俊美顿生爱慕之意,有意考他:“渔郎啊,你可知我们所站的地方叫什么?” 渔郎摇头,何仙姑飘然说道:“我出一个迷,你猜一下,就知道了——与郎好似旧相识,驾云西辞赴蓬莱。” 渔郎沉思不解,恰巧如来佛祖东行经过,有意相助渔郎,于是现出金身慈笑不语。渔郎和仙姑跪拜,渔郎一刹那间恍然大悟,感谢佛祖指点迷津,脱口而出:“如东。”原来,何仙姑出的是会意藏字谜,“好似” 解为“如” “西辞”是向“东。” 如来佛祖从西天到东土来,不就是“如东”吗?渔郎请来能工巧匠刻下“如来东临” 的巨碑谢恩。据说,老人只要在此碑前拜上一拜,烧香九柱,双手合十齐头顶,就能长命百岁。青年男女只要在此碑下拜上两拜,点香八柱,就能找到称心如意的人。小孩在此碑前拜上三拜,就能去病除灾,学业长进。
5.3“天下第一鲜”
文蛤雅称“天下第一鲜”,属于腮纲兼蛤纲的海产贝类。明代李时珍云:“还中诸蛤之利有余人者,统称蛤蜊,白壳紫唇,或壳上有花纹故称文蛤或花蛤。”宋朝诗人梅尧臣也曾有过“车蝥与月蛤,寄自海陵郡”的诗句。相传,乾隆皇帝下江南时,一路吃尽人间美味。一日来到扬州,知府大人正在为拿不出美味佳肴而犯愁,这时,一位家住如东的师爷献计道:“大人,我家乡的海边出产一种又鲜又嫩的文蛤,其味雅而不俗,是否寻点来让皇上品尝。”知府一听,十分高兴,立即派人快马置办。回府后,差掌勺用文蛤烧冬瓜,将冬瓜数片削成弯月形状。玉碗中,清烟袅袅,一颗颗文蛤似珍珠一样,在水中嬉戏,仿佛抬头望着水中初月倒影。看着这充满诗情画意的情境,吃够山珍海味的乾隆,从未品尝过这么鲜美的海味野肴,鲜得直咂嘴。“此鲜只应天宫有,人间能得几回尝” 乾隆边吟诗赞道,边唤来师爷,问这是什么菜,师爷灵机一动,答曰:“回皇上话,这是海珠恋月。”乾隆龙颜大悦,“好一个海珠恋月,真乃天下第一鲜也。” 乾隆回味无穷,一时兴起,命师爷马上取来文房四宝,乾隆挥笔写下了“天下第一鲜”五个大字。由此,文蛤美名远扬。在广阔无垠的南黄海滩上,随着潮水的落去,赶海人有的肩扛着铁刨子,有的手拎着网兜,涌向这一天出一头“金牛”的大海。他们有的用铁刨子倚在肩上,麻利地拖着后退,凭着沙中传出的声感,将一只只文蛤又迅疾勾入网兜里。有的人只用双脚踩文蛤,将海滩上的沙泥踩活后,文蛤就自然露出沙面,然后用手一只只地拾进网兜。人们边踩文蛤边说着、笑着、唱着、充满着诗情画意。改革开放为南黄海人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注入了新的“活力”。如东人把文蛤打进了国际市场,使其真正成为了名副其实地“天下第一鲜”。全县除天然文蛤繁殖海面外,人工养殖面积达50多万亩,年出口6000多万吨,成为我国最大地文蛤生产基地。近年来,南通市旅游部门将滩涂踩文蛤作为专项旅游活动推出,美其名“海上迪斯科”,为国内外独有,融观赏、运动、风味平常于一体,已吸引了大批国内外游客,成为南黄海上一道亮丽地风景线。
5.4“马塘”
唐朝大将军薛仁贵跨海征东,大军行至今如东县潮桥镇东四五里的地方。薛仁贵立马东望,狂风呼啸,海浪滔天。如此恶劣天气,大队人马怎么上船渡海,他信马由缰,心事重重。突然,地面陷落,马失前蹄,掉进一个大深塘里(在今天马塘三角岛内)。薛仁贵大吃一惊,见黑暗中有一物光芒灿烂,一看,原来是一颗定海龙珠,旁边还有天书一本。薛仁贵大喜,天助我也。迅速带兵上船,拿定海龙珠一照,果然,风平浪静。后人把此地叫做马塘,塑白龙马以纪念。
5.5“海子牛”
是如东出海渔民的得力助手。它体格强壮,身材高大,吃苦耐劳,善于拉车。在源远流长的如东畜禽生产史中,如东人不会忘记曾与他们荣辱与共,并为他们屡建奇功的“海子牛”海子牛因体形硕大,背腰宽厚,四肢粗壮,玉蹄圆大,慓悍健美,产于如东海滨而得名。历史上,沿海拖盐、拉鱼、运草全赖海子牛。海滩多积水洼地,无交通道路,交通工具都为木轮大车,车体笨重,运输时又常须涉水而过,负荷极大。海子牛便是沿海群众在长期生产实践中精心培育役用牛良种的杰作。它体高力壮,两牛共挽一车,载重1000到1500公斤,每天能在海涂上行走30至40公里,终年如此,习以为常。用以耕地,效率比农村水牛高30%。 在那烽烟遍地的战争岁月里,海子牛以其特有的功能活跃于沿海地区,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屡立战功。有一幅题为“海上歼敌”的图片,生动地再现了这一情景:战斗的硝烟还未散尽,鬼子的炮艇还在燃烧,肮脏的膏药旗耷拉在沙滩上。两头硕大无比的海子牛拉着满载战利品的驾车,陪伴着英勇的战士凯旋归来。远方,夕阳下倚大海。而今,随着机械化运输工具的迅速发展,往日的牛车已逐渐被拖拉机、汽车所代替;“海子牛”的时代亦已成为过去而载入如东的史册。然而,如同战士眷恋着驰骋疆场的战马一样,如东人依旧眷恋着“海子牛”。海滨不少渔家仍然饲养海子牛。因为汽车、拖拉机虽然快捷,但不耐海水侵蚀,而海子牛拖架子车却耐腐蚀,在海滩港汊进退自如,远非其他运输工具所能及。再有“海上迪斯科”旅游项目,用海子牛挽车,平添几多粗犷、质朴,深受中外游客的喜爱。
5.6“跳马夫”
是如东地区的一种舞蹈,气势雄壮,表现古代劳动人民剽悍勇武。“跳马夫”原是流传于如东一带的祭神舞,所祭之神为“都天王爷”。据传,“都天王爷”是唐肃宗对其守将张巡的追封谥号。唐至德二年(757)十月,张巡(709—757)为抵抗安禄山叛军,守唯阳(今河南商丘南)城十月,弹尽粮绝,乃罗雀掘鼠,给将士充饥。叛军再犯,张用奇谋令军士身系马铃,在城头奔跑,使叛军疑是援军已到,魂飞魄散。张巡终因寡不敌众,以身殉国。后来朝廷追封,百姓建庙,并于其生日进行祭祀。明清之时,倭寇海匪经常骚扰沿海,当地人们寄情于张,追思英烈,祈求神明消灾降福,于是将供奉逐渐演化为“烧马夫香”,这一活动一直延续到20世纪50年代初,在如东丰利、马塘、掘港尤甚。70年代末、80年代初,如东民间舞蹈“跳马夫”被收入《中国民间舞蹈集成》,得以重放光彩,并先后至南通、南京乃至北京中南海演出。它那简洁、整齐的舞姿,铿锵的节奏,粗犷的呐喊乃至排山倒海、撼天动地的气势,被外国人称之为“中国迪斯科”。“跳马夫”是男子群舞,无音乐伴奏,主要靠马夫身上佩戴的马铃声伴舞,舞蹈机动多变。舞台上一排排粗犷剽悍的马夫,身系马铃,口衔银针,头戴红缨嵌宝牌面,手执马扦,腿裹素布,脚著草鞋,胸悬护心挂锁,腿系镂空黑底短围,目不斜视,群起舞蹈;跺步跳,横步跨,荡步跳,纵步跨,整体动作刚韧有力。它向世人诉说一个以铃声吓破敌胆的动人故事,颂扬了张巡驱妖镇魔的无畏气概,寄托着人们对消灾祈福的良好愿望。一声悠长而低沉的号鸣,一通缓慢而庄严的锣鼓,似成千上万只马铃同时发响,巨幅杏黄龙幡迎风翻腾,渲染出古代将士们纵马厮杀的悲壮,人们仿佛置身于古代两军对垒的战场。“呵呵,哈嘿!呵呵,哈嘿!”吼声越来越大,节奏越来越快,众马夫步应鼓点,阵随锣变,时而飞鸟穿林,时而巨龙吐须,队形瞬息万变。号声、锣声、马铃声、呐喊声,声震遐迩,惊天动地。他们时而跨马步,高举马扦作虔诚的祭祀;时而跳跃向前,义无反顾。龙蟠舞,呼啦啦;铃儿声,响叮当;呐喊声响遏行云,犹如猛虎下山,恰似蛟龙出海……蓦地,各种声音戛然而止。“跳马夫”全过程遂告结束,整个舞蹈充满尚武精神,洋溢着战斗气息。“跳马夫”动作的风格,可用八句来概括:脚站八字似座钟,腿臂微屈像劲弓。挺胸收腹须沉稳,气贯丹田身如松。跳踢颠磋讲扎实,迈步敦实肩微动。目光坚定不斜视,刚健质朴显威风。如今,“跳马夫”已升华为如东精神的象征。为了和平与安宁,人们不屈不挠,勇往直前,即使是赴汤蹈火,亦在所不辞。
6 掘港八景
掘港旧有八景,亦称蠙山八景:碧霞晚眺、范堤归牧、东林诗社、西寺晨钟、盐岭积雪、蠙山晓日、管池泛月、南坎春潮。随着沧桑变化,如今除极少数尚有遗迹可觅外,大多已湮灭。根据史料记载及老人口述,现寻踪略记于此。
6.1碧霞晚眺
  碧霞山位于掘港镇区北,现为如东县委、县政府机关所在地。古为潮墩,俗称土山。明万历八年(公元1580年)守备王廷臣筑。明崇祯七年(公元1634年)嘉兴人王懋芝在土山上兴建碧霞行宫,供奉碧霞元君,土山即易名为碧霞山。清乾隆三十二年(公元1767年),僧人秀衢在山顶增建大殿。清咸丰年间(公元1851至1861年)主殿供有铁铸佛像一尊。民间传说,铁佛由水上漂来。僧人托言改称铁佛寺,山名依旧。碧霞山虽人工所为,但其长百丈、高十数丈,在无山可攀的掘港平原地区倒也显得巍峨。当时的碧霞山,苍松翠柏,古榆垂柳,郁郁葱葱。山脚下,三面芦荡,随风起伏。前临三元池,池水碧澄,微波荡漾。晚眺碧霞山,只见山是黄的,庙宇是黄的,秋天的芦荡是黄的,倒映于三元池的晚霞也是黄的,凝重的色彩铺染独特的风景,俯仰四顾,人皆怡然自乐。
6.2范堤归牧
  范公堤原身为捍海堰,俗称皇岸。唐大历年间黜陟使李承始建。宋开宝年间知泰州事王文佑增修。宋天圣元年(公元1023年)

范仲淹监西溪盐仓,与发运使张纶共商移堰,叠土加固,堰成400余里,可抗海潮袭击。百姓感其恩,称之为范公堤。该堤后屡圯屡建。明永乐年间再筑范公堤,绕掘港镇区东南北三面,长80余里。堤外东距大海仅数里。清道光二十七年(公元1847年)、同治七年(公元1868年)曾两次修缮。民国八年(公元1919年)利用范堤植树造林,以作教育经费。树长成后,范堤绿树成荫,远望宛如一道绿色长城。堤堰杂草丛生,为农家放牧牛羊之地。牧童骑牛,成群结队,晨起夕归,短笛横吹,清音悦耳,景色宜人。范堤归牧呈现一派田园风光,别有情趣。
6.3东林诗社
  东林禅院又名东观音堂,在掘港镇东街杨家田边北端。解放后曾一度为废品仓库,现作居民住宅区。明万历七年(公元1579

年)福建客商蔡三林捐资募建。清雍正三年(公元1725年)和乾隆五十七年(公元1792年)由该院僧人两次修建。庙宇规模有山门、中殿、大殿、厢房等。东林禅院名僧辈出,如云闲、文槐诸人,擅长书画,亦善诗文,能操琴、会鼓瑟。当地文人雅士时常在此集会,吟诗作对,故为东林诗社。
6.4西寺晨钟
  西寺即西方寺,在掘港镇西街,现为江苏省如东高级中学原校址处。明崇祯十年(公元1637年)僧人从善始建。初名西方庵,

后易名为寺。清咸丰七年(公元1857年)僧人鸣禅改建。清同治四年(公元1865年)重修。主体建筑有金刚殿、大佛殿、后殿共三进,两侧有观音、迦蓝诸殿、敞厅、法堂等计百余间。寺中院内有紫竹林、放生池。该寺曾于公元1875年、1908年和1940年前后三次放戒,盛况空前,影响极大。寺内有大铜钟一口,清晨撞响,其音宏亮悠远,声盖全镇,并远播四乡,可与苏州寒山寺钟声相媲美。
6.5盐岭积雪
  

掘港曾以市河为界,西为碧霞镇,东为盐垣镇。
6.6蠙山晓日
  蠙山为掘港旧名。据《如皋县志》:载邑人黄端《蠙山赋》云,蠙山“一名虫车虫敖山,在场(指掘港场)西北之苴上,土人取虫车虫敖弃壳海滨,累积成山,高十余丈,上耸一峰,望之若浮峦孤屿出没于云涛中。”时人清晨登上其山,可览东方海上日出之壮观。其感受不亚于南下寅阳、北上泰山观日出。如今大海已退至掘港以东20公里以外,“今海潮荡徙,徒有其名耳”。
6.7管池泛月
  

管池即三元池,又名土山池。位于碧霞山前,即今县委机关前。清康熙年间由邑人管兆宗浚,俗称管家池。池与客水相连,虽有大旱,亦不干涸。三元池水尤为清冽,月夜景色格外诱人。清乾隆乙巳年(公元1785年)庠生吴石林词道出三元池泛月之真趣:“酒盏诗瓢画舫,碧天皓月清池。十五双儇打桨,波心蹴碎琉璃。树里深深古寺,云边隐隐高峰。试向船头吹笛,一声惊起鱼龙。”掘港还有一处亦称管家池。该池在地藏桥附近,现中心市场西南边。该处三面环水,皆用石驳;一面有路,中有小亭,可供人小憩,亦可邀三五宾朋,相聚此亭,赏风鉴月,高谈阔论,饮酒取乐。
6.8南坎春潮
  

此景在掘港南郊。明清时期掘港南边至曹埠、花子街一线范公堤外尚是大海(属三余海湾北岸)。越过掘港南郊堤坎,即可看到潮涨潮落。春暖花开时节,时人踏青远足至范公堤上,放眼气势磅礴的水涨春潮,令人心旷神怡,乐而忘返。此景亦称“掘港春潮”。
7 结语
掘港是一座拥有2000多年历史的千年古镇。在这片源于近海沙洲而逐渐形成的土地上,自唐宋以来的盐商文明一度繁荣兴盛,流觞千年不绝。明清时,这里街市繁荣,寺庙香火鼎盛,江浙徽晋各地客商纷至沓来,盐、棉、米、茧“四白”在这里集散,俨然一派苏中“小扬州”兴旺气象。
  独特的地域海疆,纷繁的人物迁移,富饶的资源物产,孕育了独特的民俗风情。岁月如梭、时光飞逝,步入2010,千年古镇犹在,经历过历史风雨的洗刷,如今的家乡历史文化遗存的现状既是令人欣慰同时又让人喟叹万千。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学校简介 - 实验实习基地 - 江苏学习在线

苏ICP备10091222号 如东县掘港镇成人教育中心学校

2017 Copyright